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國內 > 正文

香港當下亂象原因分析:Hong Kong is a lucy dog

來源:網絡綜合 | 2019-10-08 10:22:13 作者:馬丁·雅克

聚財網導語:香港近日的風浪漸漸平息,但從中能夠看出香港社會面對困境,依然撕裂,面對內地,依然糾結。英國學者馬丁·雅克點出了其中關鍵原因所在,并給出了自己的對策。馬丁·雅克曾在京都立命館大學、中國人民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任教,現是英國倫敦經濟學院亞洲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也是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特邀研究員,一個客觀公正有良知的英國人!

他在去年8月的一個視頻中一針見血地道出了問題的根本所在,他說:香港為什么之前能成功?是走運!↓↓


現在香港有這么一種看法,說1997年以前,香港經濟繁榮是因為它很聰明、很自由,因為它可以順應形勢,因為它被英國管轄等等。

我認為在很大程度上,這是對歷史的一種嚴重誤解。香港在上世紀70年代末和1997年回歸之間表現不錯,那僅僅是因為它走運了。

我為什么這么說?

說它幸運,是因為中國內地從1978年起開始實施改革開放,一點點一步步,一直到2001年中國加入WTO后,才完全開放。所以在中國內地緩慢開放的過程中,香港自然而然地承接了中國內地本應該可以做的很多事情。

香港就像是內地的前方辦公室。所以香港從這段歷史中獲益良多。

其中之一,假如你是一家西方公司,不管是歐洲的,還是美國的,還是日本、韓國的,你想進入中國內地市場,最便捷的落腳點肯定是香港。

所以香港的騰飛并不是因為它很聰明,而是因為太走運了。他們的運氣不是英國人給的,而是因為中國在國際舞臺上的作用。

加入WTO后,中國內地慢慢開始融入。如果你想進入內地市場,你還會繞道香港嗎?香港變得不重要了。

如果你想開拓內地市場,你可以去上海、北京、廣州或深圳,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肯定不會去香港。

所以使香港在過去成功的因素,不復存在了。香港必須在1997年以后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

它的落寞不是中國內地的錯,而是因為內地和香港的關系發生了變化。英國還無端指責,認為1997年以后香港出現問題——比如香港前總督彭定康就會說——是因為中國沒有在香港實現真正的民主。

在我看來,這種說法是典型的英式虛偽。

英國統治香港155年來,我告訴你,香港人連民主的影子都沒見到過。

他們給了香港人民普選權嗎?他們跟香港人探討過普選權嗎?一點兒都沒有。

直到中國開始收回對港主權的時候,他們才開始叫囂,香港必須采取西方民主體制。太虛偽了。

那么香港今后該怎么做呢?

我認為“一國兩制”是解決香港問題非常智慧的方案。只有文明型國家才會想出用這種辦法來解決問題,民族國家絕不可能這么想的。

但到底什么是“一國兩制”,怎樣保持“一國”和“兩制”之間的平衡?

這個方案的長遠目的,是為了維護國家的長期統一,而不是加劇分裂。

我認為中國現在面臨的一個難題是,它對香港回歸的反應。記住,那時是1997年,中國那時才剛剛對世界開放,還有很多聲音質疑中國政(府)會怎樣掌控香港等。所以那時中國政(府)最自然的反應是要強調“兩制”。

香港回歸后,我在香港呆了兩年半的時間。我非常驚訝地發現,唯一能體現香港屬于中國的證據,是在港口某大樓上的五星紅旗。其他的幾乎沒有任何變化。一切都跟原來一模一樣。

這其實會帶來兩個問題。

第一,香港的治理源自殖民政(府)。它的機構架設都是殖民化的,是執行層面的,并沒有強有力的政治領導。殖民政(府)對香港的政治治理方向并不關心,因為這就不是一個殖民政(府)該操心的事。在以前,這都是倫敦的事。

但回歸之后呢?香港特區政(府)的形式,跟以前幾乎一模一樣。

第二個問題是香港的經濟。

相反地,一直以來英國喜歡吹噓香港的經濟是多么繁榮,富有競爭力,但這都是胡說。

香港是一個典型的殖民地經濟,沒什么競爭力,是一個壟斷型的經濟。幾個商界巨頭壟斷了香港經濟。比如在香港最賺錢的房地產領域,利潤就在他們幾個之間分。

這種少數壟斷或者獨斷的經濟,必須改變。可惜的是,這樣的改變還沒有發生。

所以必須要打破香港現狀,允許香港對上述兩個問題做出必要的改變,采取另一種管理方式,采取一種更開放的經濟模式。

我們可以比較一下香港和深圳的命運。鄧小平特意提出深圳特區的想法,深圳是毗鄰香港的小漁港,與香港距離很近,深圳可以學習香港經驗、香港模式。

現在我們可以對比一下今天的香港和深圳。深圳的變化可以說是天翻地覆,它現在是中國的技術中心,在科技競爭力和創新方面僅次于硅谷,而香港,什么進步都沒有。

香港人討論過這些發展方向,但完全沒有任何進步。

我認為香港人民應該迫使中央政(府),把它納入總體發展規劃當中。香港不應該讓自己游離在外,而是應該積極地把自己當成中國的一部分。

他們不少人認為自己不一樣,“我們不是中國人”。在過去的155年里,他們從未了解過中國。沒錯,他們說的是中國的方言粵語,但他們確實對中國一點都不了解,對香港的“北方”很無知。他們一直都是向西看,向英國看,向美國看,然后是加拿大等等。但他們從未向北看,向內地看。

更多>>精彩圖片

500万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