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國內 > 正文

黑幫、宗教與鐵銹:憂郁的東北

來源:聚財網 | 2017-05-24 13:21:33 作者:霍啟明

黑幫、宗教與鐵銹:憂郁的東北

黑幫、宗教與鐵銹:憂郁的東北

聚財網訊:近日聽歌手李健唱了一首他自己填詞的歌《三月的一個整月》好像是在說東北往事,我也是東北人,現在也生活在東北,這首歌聽后心中五味雜陳,眼淚要流出來了。 不知為何突然想到東北建國初期的輝煌與現在的落魄。 感謝李健心懷故土, 寫出這么好的現實主義作品 。下面我們就談談當下憂郁的東北。 ​

我覺得大眾娛樂傳媒是當今最強大的神秘生產者,他們能造出一個遮天蔽日的結界,讓觀眾罩在甜蜜幻想中流光腦髓。同時,結界將真實世界隔離出大眾視野,讓真實變成未知。

真實世界的復雜與多面相,不是在浮光掠影的網上信息和新聞聯播中可以一窺究竟的。北上廣深的一片燈紅酒綠之外,在甜蜜無聊的傳媒視線之外,存在著最真實的中國,也可能是你難以想象的中國。

比如東北,這個充滿悖論的地域名詞,他的曝光度似乎極高,但真正被世人所了解的程度卻極低。

而我對東北的歷史有強烈的癖好,這塊遼闊壯美的土地上,幾乎每三十年一個樣,這樣的變化節奏,世界罕有。晚清闖關東、張家父子、滿洲國、蘇占時期、共和國長子時期、知青建設北大荒時期、工人大下崗時期……今天我來講講今日之東北。

黑幫、宗教與鐵銹:憂郁的東北

一、屏幕里沒有衰敗,狗沒有地獄

對于一個關外(山海關以外)的人來說,他們對東北的認知材料更多來自于電視和網絡。大眾傳媒中的東北是鄉村搖擺大舞臺,是貂兒、金鏈子、小燒烤的帝國,總之聯想到東北就像一個讓人歡愉的小丑形象,這個小丑不知疲憊,沒有憂愁,它的使命就是通過埋汰自己來愉悅遠方的觀眾,而他的真實面貌觀眾并不在乎。正如《鄉村愛情》成了中國最有名的東北文化符號,但事實上鄉村愛情既不鄉村也不愛情更不東北。

那么大眾傳媒領域就沒有反應東北社會現狀的作品嗎?有很多,但在今日這個崇尚快餐文化的時代,這些作品都被排除到了主流視線之外。我列舉一二:

《馬大帥》,導演趙本山,2001。反應了一個遼寧小城市的現狀,里面展現了下崗工人、黑社會性質團體、社會人、農民工、騙子、小業主的生活,荒誕而寫實,但也是由于過于寫實所以收視率不高,由此趙本山轉而拍攝了著名的《鄉村愛情》,不再寫實。

《年輪》,1992。將一群哈爾濱青年從六零年代到九零年代的人生過程,把東北文革、知青下鄉、改革開放的進程血淋淋的展現了出來。

《Hello,樹先生》,2011,反映地區:長春周邊農村。表現人群:東北鄉下的痞子(二豬)、礦工(小莊)和窩囊農民(樹哥)。這里面的東北農村的殘酷生態刻畫太真實了。

《耳朵大有!,2007年,導演張猛,主演范偉。反映地區:吉林通化,表現人群:工人。展現退休的東北鐵路工人王抗美在退休后的48小時內的蹤跡,100%東北老工業區工人生活實錄,空蕩蕩而狼藉的大廳,火車駛過的蒼遠的汽笛聲,加上窗子斜照進來的昏黃的光線,鋪墊出一種異常蒼涼的氛圍。

《鐵西區》,2003,導演王兵,反映地區:沈陽鐵西區。表現人群:下崗工人。這部反映東北老工業區衰敗景象的紀錄片之著名,無需多贅述。導演本人這樣評論這部電影:曾經有一群人,為了創造一個新的世界而付出了一切,他們最終失敗了。

《鋼的琴》,2010,導演張猛,反映地區:鞍山,表現人群:老工業區的工人們。這片基本是目前最著名的東北電影。以一種以黑色幽默表現的東北工業城市的社會現實,滿屏頹敗的氣息中又透著溫情。

 《錘子鐮刀都休息》,2013,導演耿軍,反映地區:鶴崗,反映人群:下崗工人、無業游民。片中沒有大場面,有的只是一片人煙稀少的荒地,和幾個潦倒的人,正如片中主角老念叨的那句話:“都荒廢了”。

 《白日焰火》,2014,導演刁亦男,反映地區:哈爾濱。另一部著名的東北電影,無需贅述。我曾多次去過哈爾濱,這部片子把哈爾濱那種衰敗壓抑的味道拍絕了。

 這些電影無一例外都散發著衰敗的氣息,這些小故事的聚合就是一塊土地的沉淪,都是渺小個體被時代拋棄的悲劇。悖論的是,這些真正描述東北現狀的電影,反而飄離在主流視線之外,仿佛從來都不存在。

 1/5    1 2 3 4 5 下一頁 尾頁
更多>>精彩圖片

500万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