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社會 > 正文

監獄里的犯人有性生活嗎嗎?記者親身經歷揭秘監獄里的性生活

來源:網友博客 | 2015-05-24 09:30:03 作者:

監獄里的犯人有性生活嗎嗎?記者親身經歷揭秘監獄里的性生活

監獄里的犯人有性生活嗎嗎?記者親身經歷揭秘監獄里的性生活

  中國司法部預防犯罪研究所司法人權研究室主任馮建倉22日在第四屆北京人權論壇上說,近年來中國在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和監獄服刑人員的人格尊嚴權方面取得進展,包括逐步推廣注射死刑、不再明文禁止監獄服刑人員同性戀及染發、入獄無需“抱頭蹲地”等。

  我在監獄整整住了八年零四天,對此頗有感觸。

  犯人,顧名思義,就是觸犯了國家法律的人。按照刑法規定,只要沒有剝奪政治權利,服刑人員仍然與我們普通公民一樣具有選舉權。在我剛進監獄時,那里當時流傳三句話:你們是人;你們是觸犯了國家法律的人;你們是可以改造好的人。這三句精辟的語言,在某種程度上校正了一些獄警對犯人的片面看法。并蘊含著黨和人民的殷切希望。

  誠然,對一些受害的家屬和個人來說,在氣頭上恨不得將他們千刀萬剮?墒侨松谑,孰能無過?每個人都有沖動的時候,如果不能正確地把握好自己,冷靜地思考問題,無論你有千條理由,誰也躲不過法律的制裁。對于這一點,國內外犯人都概莫能外!

  但是犯人,首先是人,無論把他們關押在哪里,他(她)們都具有人的各種需求和欲望。同性戀不僅是外面世界的一種現象,在監獄也是一道難以窺測的風景。

  對于這類事情,我真不明白,當然老犯人一個個是心知肚明。一次,我們揀豆子,快收工時,也許是一個老犯人想讓我看看這西洋鏡,讓我到工地最西頭的那間平房拿他的衣服。我傻呵呵地就去了。當我推門時,感覺門好像有個什么東西被頂著。我用肩膀死勁一推,門突然開了,把我還閃了個趔趄。由于外明里暗,里面模模糊糊,只是朦朧朧地看到有兩個人正慌慌張張地提褲子。我這個人腦子是一根筋,干啥就是干啥,拿上東西扭頭就出去了。出來后,那位老犯人女干笑著問我,看見什么了?我一本正經地說,啥也沒有呀。老犯人罵了我一句,笨蛋!他接著問我,我讓你干啥去了?我說,拿衣服呀。他失望地擺了擺手,算了算了,以后你再慢慢看吧,有的是機會。后來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從那以后,我就注意觀察這些人的行蹤。結果發現,那兩個人關系確實很好。不僅如此,監獄里類似這樣的人都相處的不錯。他們有時相擁親昵,有時手拉著手。有時——當然這些都是偷偷摸摸地在工地、廁所、洗澡間進行。同性戀者平常幾乎都是形影不離,家里人探監送來的東西,他們都是合在一起吃。監獄的生活,除了思想教育、學習外,就是勞動改造。既然是同性戀,在這兩人中間,總有一個要扮演“妻子”的角色。幾年的獄中生活,我發現做“妻子”的如同電影里的“皇帝”,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隊里分配的勞動和學習任務,甚至是自己的衣服鞋子都是由做“丈夫”的代勞。每每洗完衣服,他們都要用熨斗熨的整整齊齊,干干凈凈給“妻子”送去。

  什么是同性戀?同性戀是指同性之間在心理、感情、性愛等興趣的一致。無論這樣的興趣是否從外顯行為表露出來,都稱為同性戀。他們常常是以親吻、愛撫、擁抱、乳頭刺激和其他非生殖器的觸摸或者前戲,以及口交、用手撫摸生殖器和肛交等表達自己的愛戀,并用不同的姿勢來達到自己的性滿足。

  同性戀一詞是1869年匈牙利人BENKERT創造的。他的本意是對異性人不能做出性反應,卻被自己同性人所吸引。在歷史的長河中,它經歷了由“犯罪”到“寬容”的發展歷程,具有一定的歷史進步意義。

  在西方的古希臘和中國的魏晉南北朝,同性戀現象最為盛行。如,古希臘的柏拉圖、蘇格拉底都是同性戀者。他們認為,成年男子之間 愛情比男人和女人的愛情都要高尚。在我國也有這樣的記載,如,古代的周定王“裸衣合睡”、春秋戰國 “龍陽”、“分桃”、漢哀帝的同床“斷袖”;魏晉的“竹林裸嬉”。在許多名士的詩歌中,也有很多同性戀的影子。如隋唐的同騎相抱、宋代的執手撫面,直至明清時代同性戀之間的密切關系也依然存在。

  20世紀初,世界醫學界否定了同性戀性取向與道德相關的觀念。認為同性戀是人性的一種自然流露,并非心理的扭曲,應該尊重他們個性化情感的發展。

  但是,監獄畢竟是監獄,它是帶有強制性改造的場所,需要體現出特有的威嚴。盡管監獄這類事情并不多見,但我們不能為了尊重人權和人格而“不再明文禁止監獄服刑人員同性戀”。從字面上看,不“禁止”,就等于放開。監獄的同性戀并非僅僅出于情感,有時是出于貧窮,有的是出于生理的需要,這是監獄特有的環境造成的一種現象,它與社會上的同性戀不能同日而語。據我所知,太原市一位煤老板被關到看守所。幾個月枯燥單調的生活,使他煩操不安,夜不能寐。他突然想去看看昔日的小情婦,于是和看守所的領導商量出去一下,領導便派專人開車相隨而去。到了那里,司機在樓下等候,煤老板一人上去了。當他把門開開后,一幕不堪入目的景象擺在他的面前:他的小情婦竟然抱著一個小白臉翻云覆雨地媾和,他二話沒說,上去就把情婦狠狠掐死了,自己也上吊自殺。我們知道,同性戀不僅僅是兩個人的事情,他可以三個人、四個人、甚至更多人相戀。假如都發生這樣的事情,監獄又如何控制?

  在監獄尊重人權、人格是必要的,我非常贊成去掉抱頭蹲地等侮辱人格的條例,女犯人可以染發,男犯人緣何不能?為什么非要剃光頭?在監獄時?梢月牭揭痪湓,安全是最大的政治。每個監獄都怕犯人越獄逃跑。我們應該分析犯人為什么要越獄?為什么要逃跑?為什么會出現自殺、自殘的現象?為什么會出現打群架?甚至出現襲警的事情,我們難道不該反思一下?

  對于同性戀、染發,司法部馮主任講,這些“表面上看似乎是一個小小的細節,其實卻蘊含著尊重人權的意義,每一個權力機關在每一個細節上都能充分尊重公民應有的權利。”人權的含義很廣,人格的內容也很豐富,我建議,監獄應該恢復親情同居幫教,這不僅可以減少性泛濫,更重要地可以起到潛移默化的教育作用。監獄改造是一項復雜而艱巨的社會工程,真正能做到化腐朽為神奇,把他們一個個改造為守法公民則需要全社會的參與。

更多>>精彩圖片

500万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