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財經 > 金融 > 正文

東阿阿膠發展或受阻于驢皮資源

來源:聚財網 | 2012-03-27 02:06:39 作者:91jucai.com

  得驢皮者方能掌控阿膠市場,東阿阿膠(000423)對驢皮資源的控制力究竟如何?《證券市場周刊》記者親赴東阿阿膠養驢基地進行實地調查,給你投資答案。

  1月20日,東阿阿膠(000423.SZ)公告稱,因市場需求旺盛及產品成本上漲等原因,公司決定上調阿膠零售指導價10%。此前的1月5日,東阿阿膠對復方阿膠漿零售價及阿膠出廠價做出調整,上調幅度分別為不超過30%、10%。

  這是東阿阿膠近年來提價戰略的延續。經過數次提價,占東阿阿膠收入近40%的阿膠塊出廠價格已經由2006年的158元/公斤上漲到1049元/公斤,漲幅為5.6倍。

  東阿阿膠提價的底氣一方面源自阿膠市場的供不應求;另一方面則應該是出于“控制全國80%以上驢皮資源”的自信——阿膠的主要原料是驢皮,在很大程度上,驢皮資源決定了阿膠的產能。

  2011年,東阿阿膠通過幅度達到60%的一次性提價,交出了一份靚麗的業績報告。2011年,公司全年實現營業收入27.58億元,比上年增長11.98%;營業利潤、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達到10.31億元、8.56億元,比上年分別增長47.86%、47.05%。隨著提價,公司毛利率也水漲船高,2011年達到66.17%,較上年提升11個百分點。

  然而,大幅提價猶如雙刃劍,在帶來營業收入增長的同時,東阿阿膠的阿膠銷量卻出現下滑,部分市場份額甚至被競爭對手蠶食。

  東阿阿膠對驢皮資源的控制力究竟如何?其護城河是否足夠寬闊?驢皮收購價格是否大幅上漲?養驢業上游資源是否枯竭?《證券市場周刊》記者親赴東阿阿膠的養驢基地進行實地調查,試圖揭開東阿阿膠的驢皮真相。

  效益下降導致養驢規模萎縮

  雖然東阿阿膠對外宣稱,公司投資2億元建立養驢原料基地,目前所建基地已從13個增加到17個,但驢皮緊張的現實依然存在。

  3月5日,本刊記者在山東省最大的養驢縣無棣了解到,早在2003年,東阿阿膠、山東省畜牧辦公室和無棣縣人民政(府)共同組建成立山東無棣天龍科技開發公司(下稱“天龍公司”),東阿阿膠持股56.38%。這是東阿阿膠目前在山東最重要的養殖基地,該基地主要負責種驢的繁育。

  山東無棣縣畜牧局副局長王者勇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表示,無棣縣是山東省的養驢大縣,然而養殖數量近年來急劇下滑,養驢最多的時候達到18000頭,而目前全縣養殖驢的數量只有2500-3000頭,東阿阿膠繁育的種驢500頭左右。雖然無棣驢(又稱德州驢)獲得了國家地理標志,但這并不能阻擋養殖數量的下降,歸結的主要原因就是養驢沒有效益,農民的積極性不高。

  王者勇算了一筆賬,一頭驢每年的養殖成本在1800元左右,母驢要兩年半才能生產小驢。那么一頭驢從養殖到產生效益的成本在4500元,而每頭驢的收購價格在4000-6000元左右,一張驢皮也就200元左右,占總價不超過10%,農民根本不賺錢。而且驢的配種率很低,對農民來說也有一定的風險。

  據有關人士透露,一頭驢如果自己屠宰可以賺到1000元左右,而如果直接賣到市場上也只能賺500多元。

  王者勇表示,正是由于這一原因,使得當地驢資源迅速下降。市場拉動的力量比較薄弱,沒有充分調動養殖戶的積極性。

  公開資料顯示,2003年,天龍公司融東阿阿膠的資金管理優勢、省畜牧辦公室的技術人才優勢和當地資源為一體,占用土地3000畝,計劃初期養驢3000頭;剡帶動農民飼養,并計劃將這種公司、基地加農戶的產業鏈接模式逐步向全國推廣。

  據透露,東阿阿膠與當地政(府)合作時間都已經過去八年了,這個基地的養殖規模并沒有增大,當初東阿阿膠承諾要建的屠宰場、養殖基地等計劃都沒有實施。吳棣縣政(府)曾為東阿阿膠批復了2000畝的養殖基地,現在基本都收回來了,只剩下200畝左右用于種驢的繁育。

  東阿阿膠總裁秦玉峰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表示,只有當地毛驢存欄量達到10萬頭的規模才會考慮建屠宰場,達不到這個規模建立屠宰場就會虧本。

  本刊記者了解到,天龍公司是一個獨立繁育的基地,2011年育種達400多頭,除了有幾十頭運到內蒙古和遼寧等基地外,其他全部賣給社會其他養殖戶。2011年,天龍公司營業額為107萬元,利潤為-43.42萬元,公司2012年計劃實現營業額130萬元,實現利潤-17萬。東阿阿膠還給該基地200萬元的補貼,用于育種。

  雖然東阿阿膠對于育種程度的重視要遠遠高于幾年前,但這樣的扶持力度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對于當地3000頭左右的養殖規模,僅有400頭左右達到育種標準的回收數據來說還是太小。吳棣縣畜牧局認為東阿阿膠與農民所簽訂的回收合同中驢的收購價格太低,在促進農民養殖積極性方面發揮的作用不是很大。

  本刊記者在無棣縣碣石鎮大吳碼頭村調查時了解到,該村共有600多戶人家,養驢的也就十多家,養殖數約在三四十頭,而就是這樣的數量在無棣縣也算是掛上號的養驢大村。村里一戶最多養兩頭驢。

  大吳碼頭村主任吳臣義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坦言,養驢是為了使役,現在養驢如果純粹為了收益就太不劃算。

  他表示,目前村里大多數60歲以下的成年人都外出打工,一個月的收入和一年養一頭驢的收入一樣。如果村里60歲以上的老頭每年養驢收入能達到1.5-2萬元,肯定有人愿意養,但沒有政策扶持很難調動他們的養驢積極性。

  對于收購來說,目前大吳碼頭村的驢基本都賣給當地收驢的經紀人,而這些收驢的經紀人并不是東阿阿膠的員工。在出價時也不是按重量計算,基本是目測定價,一頭驢在3000-4000元。

  吳臣義認為,目前沒有免費的配種站和獸醫站也是制約行業發展的因素,一頭驢配種一次收費在150元,整個繁育季節也不一定能保證配上。

  大吳碼頭村是全國養驢情況的一個縮影。據國家1991-2008年《農業統計年鑒》顯示,全國毛驢存欄量從1997年的952.8萬頭,下滑到2008年的673.1萬頭,以每年3.5%的速度下降。

  一位人大代表曾在提案中稱,五大國家級優良品種德州驢、關中驢、廣靈驢、慶陽驢、泌陽驢的數量萎縮更加嚴重,幾乎瀕臨絕種,已到了必須保護的地步,預計到2030年,中國的驢數量將不足200萬頭,優良種驢將消失,品種資源出現嚴重退化。

  王者勇表示,2012年縣財政專門拿出一部分資金用來扶持養殖育種,養殖德州驢基礎母驢5頭以上,達到標準后每戶獎勵2萬元,每年獎勵30個示范場,僅這項資金就是60萬元。對養殖驢數量的要求要比牛和羊都要少,主要是考慮到驢的實際飼養情況。但這對于提高農民的積極性有限,只是能起到示范作用。真正的還是要靠企業帶動,因此與東阿阿膠協商提高收購價格。

  本刊記者獲得東阿阿膠2012年的“烏驢種公驢養殖回收合同”顯示,由天龍公司與改良站和養殖戶簽訂三方合同,對養殖戶配種后生產的烏驢種公驢進行收購,6-8個月達到體高120厘米和體重160公斤以上,合同價22元/公斤,溢價100元/頭;8-10個月的種公驢達到體高125厘米和體重125公斤以上,合同收購價24元/公斤……20-36個月體高達到140厘米以上和體重280公斤以上,對應上述月齡價格享受20元/頭、50元/頭……1000元/頭的烏驢配種回收貢獻獎。

  東阿阿膠無棣基地負責人沈善義表示,這個收購價格比2011年還要高出不少,2011年東阿阿膠收購的種公驢基本在20元/公斤,比市場基本價16-18元/公斤高出一些,2012年的獎勵幅度也在增大,但與2011年不同的是獎勵將在收購后來兌現,防止回收不上來。同時,為了增加農民收入,東阿阿膠將與當地養殖戶直接對接,減少中間的經紀人環節。

  沈善義透露,東阿阿膠一直在加大種驢回收政策,但還是有很多老百姓把養殖的種驢賣給了別人,有的簽了協議也不一定讓企業回收。

  盡管2012年東阿阿膠收購種公驢的價格相對2011年提高了不少,但養殖戶的利益依然難以得到保證。最為重要的是,按照東阿阿膠的收購標準,其2011年所收購的種驢數只占無棣全縣產驢量的一小部分,大多數達不到公司的收購標準。

  本刊記者獲得的一份東阿阿膠內部資料顯示,目前驢駒出欄問題嚴重,根據麥肯錫基地調研結果,全國驢駒子出欄率達52%。經測算,2010年全國驢出欄量為196萬頭,其中87萬頭為驢駒子,調研發現每頭成年驢價格提高750元的情況下,約15%的農戶愿意將驢駒子養到一歲半再賣。

  此外,調研發現,大多數農戶只養1-3頭驢,80%的農戶表示目前情況下不愿意多養驢,主要原因在于多養賺錢不多,有這種想法的占到50%以上。

  養殖戶積極性下降已成了不爭的事實,在這種情況下東阿阿膠能否控制驢皮資源顯得特別重要,其合作模式受到業界的關注。

  基地模式收購驢皮占總量的20%

  會計專業人士認為,驢屬于生物資產,通?煞譃橄男陨镔Y產、生產性生物資產和公益性生物資產三大類。而東阿阿膠近年來的年報顯示,其合并資產負債表中生產性生物資產為零,存貨細分的消耗性生物資產僅為幾十萬元。

  東阿阿膠究竟有沒有屬于自己公司的驢?

  東阿阿膠副總經理李世忠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公司的養驢基地基本是以合作社的模式來建立的,之所以沒有記載驢資源是因為那些驢都不是東阿阿膠的,其所有權是屬于農民自己的,東阿阿膠只是把這些驢作為一種商品買回來。

  而秦玉峰告訴本刊記者,東阿阿膠目前只有一百頭左右的種公驢是屬于公司的,因此在生物性資產一項是沒有記載的。

  李世忠透露,合作社式的養殖基地由三方組成,其中農民以自有的驢資產作為入股條件,根據評估的價值入股,東阿阿膠與當地政(府)分別拿出一定數量的資金入股(比例約為4:6,不同的地區略有差別),資金主要用于為農民的養殖和配種服務。三方共同成立合作社,簽訂合作協議。

  據本刊記者了解,目前東阿阿膠從合作社收購的驢皮比例大概占到20%。

  李世忠表示,公司及地方政(府)提供的資金主要用于農民養殖的培訓費用,每個村里改良的培訓資金都是由合作社出,如果農民一開始就沒有養過驢,現在想養驢,在購進驢資源時合作社也要給其一部分補貼。此外,東阿阿膠和政(府)所出的資金還用于合作社驢的配種,配種的價格是按照全國各地統一標準的50%收費,即一半費用是由合作社資金來承擔,另一半的費用由農民自己承擔。由于全國各個養殖基地的配種費用并不相同,從80-120元不等,那么合作社就要承擔其中一半的配種費用。

  本刊記者獲得的一份東阿阿膠關于組建“定西天龍富民養驢專業合作社”的合作協議顯示,甲方為安定區畜牧獸醫局,乙方為東阿阿膠,丙方為養驢戶。按照協議甲方出資30萬元,乙方以貨幣出資20萬元,丙方以實物自有毛驢經評估后的金額預計10萬元,成立合作社。

  其中資金支出主要包括為丙方養驢提供補貼、貸款貼息等;支持養殖、配種技術的培訓及相關技術的研究和推廣;提供配種改良器械;驢產業經營性業務支出;行政辦公費用等。

  合同還顯示,東阿阿膠向合作社毛驢飼養及合作社成員自有毛驢飼養,無償提供自有的養殖、繁育等等相關技術。合作社的毛驢(丙方出資到合作的毛驢)全部由東阿阿膠在市場價基礎上溢價5%收購買;養殖戶在自養毛驢及其良種驢后代在東阿阿膠市場價基礎上溢價5%收購的前提下,應該銷售給東阿阿膠,后代為烏驢的則溢價400元/頭。

  本刊記者注意到,合同中還規定,養殖戶優先把自有的良種驢及其后代,交由合作社統一銷售給東阿阿膠。養殖戶違約銷售給其他單位的,應向合作社支付20元/頭的技術服務費。

  雖然東阿阿膠的基地模式建立的看似不錯,但能否保證養殖戶把合作社的驢賣給東阿阿膠還是個問題。

  對此李世忠表示,目前東阿阿膠的基地有40萬戶的合作社成員,養殖規模大概有60-70萬頭左右。從2011年的運行情況看,有很多送過來給東阿阿膠屠宰的驢并不是合作社成員的驢皮。在這種情況下,按照公司的標準驗收檢疫,達到標準也收購。隨著合作的進一步推廣,肯定有一些驢皮不在網絡之內。

  李世忠表示,沒有進社的養殖戶是享受不了公司的補貼,只有成為社員,才能進行一系列的管理培訓,而不能像社會散養驢一樣。特別是公司現行的追溯系統,從驢的母系開始就進行跟蹤的,從母驢懷孕到出生,都是有材料記載的。

  李世忠告訴本刊記者,關于其他企業搶驢皮的問題不是沒有,合作社成員也有把驢賣給別人的情況,但對于這樣的結果就是取消合作社成員享受合作社無償提供的一些優惠條件。雖然合作社成員第一次把驢順利地賣給了別人,但下一次就不一定能賣出去,對他們而言失去的是長久利益。最開始讓這些成員理解這一點有些難,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合作社成員也意識到在東阿阿膠網絡里的重要性。

  而秦玉峰表示,東阿阿膠曾經在新疆喀什、和田、伊犁建立了三個養驢基地,養的驢都出疆,最后讓別人收購走了。東阿阿膠找到了新疆的政(府)有關負責人,問其能不能出臺一個政策,讓新疆的驢不出疆,控制在新疆,由東阿阿膠收購。相關人員拒絕了東阿阿膠的要求,理由是現在市場經濟狀態,政(府)不能強制,可以讓政(府)加強這方面的管理,但是這個文件不能出。

  秦玉峰表示,東阿阿膠把50%的重點都放到原料上,由于公司不是種地的農民,因此只能通過種驢,上游輸出技術,下游確保市場和價值,中間環節讓農民來試驗,以此來確定一種模式。目前原料基地的運作模式仍然是不成熟,盡管在不同的地方進行試點,現在只能說試點仍在進行中。

  目前,東阿阿膠的基地網絡主要在新疆和田、內蒙古赤峰、甘肅定西、遼寧阜新、山東無棣,此外還包括河南沁陽、云南大理等地,2011年又增加了吉林,下一步還將增加青海。

  據透露,一個東阿阿膠完整的原料基地主要有三部分構成,第一部分是繁育場,也就是所謂的種源,即示范基地、配種基地,對當地養殖戶培訓改良源的一個場所;第二部分是養殖網絡,其中大的養殖網絡有一般養殖基地,還有示范基地;第三就是藥材的生產環節,包括扒皮的要求,皮的處理,同時還要有一個規范的屠宰場。

  李世忠認為,東阿阿膠目前真正總結出來的基地模式就是政(府)推動,市場拉動。政(府)的推動就是把這個產業列為當地農牧業的一個產業范圍之內,出臺一些引導性的政策。

  而市場拉動就是要靠阿膠企業。在整個產業鏈條上企業負責上下游兩端。上游企業負責優質種源的提供,技術的提供,培訓的提供,以及建設合作社,基地網絡的這套體系,下游就是由東阿阿膠負責回收。

  據本刊記者了解,目前東阿阿膠從合作社收購的驢皮比例大概占到20%,其余80%的驢皮是從社會其他各個渠道收購而來。因此東阿阿膠驢皮的控制相對松散,其未來原料市場依然存在著不確定性。

  合作社的模式能否保障東阿阿膠未來市場的需求還是個未知數,但是東阿阿膠基地投資進展速度卻令人擔憂。

  據東阿阿膠2011年的年報顯示,截至2011年12月31日止,公司募集資金專戶累計投入募投項目3.52億元,原料基地建設及改擴建項目募集資金承諾投資總額為2.3573億元,2011年投入資金為1144.35萬元,2010年僅為362.55萬元,截至2011年期末累計投入金額為2485.49萬元。

  在原料基地建設上,東阿阿膠的投資步伐并不快。東阿阿膠解釋稱,東阿阿膠進行股權分置改革的時候,公司募集的資金其中有8900萬元是用在原料基地建設上的。之所以從報表上看著少,是因為這個產業剛開始布局和建設的時候主要是整個的技術推廣繁育,目的是先把存欄量提升起來。

  在這個階段,沒有大量的固定資產投資或者其他的更多的投入。但是到了后期,達到一定的存欄量,東阿就要在當地建設屠宰場加工廠,這個投入就會比較大。例如新疆和田已經過了這個階段,2012年東阿阿膠將在和田還要投入4000多萬元。赤峰屠宰場建了兩年,運作的很好,2012年還將繼續投入,現在正在勘探,投入關于驢產品的技術綜合樓,資金要達幾千萬元。

  李世忠表示,因為前期達不到一定存欄量,光投入是沒用的,只有資產的折舊。對上市公司來講,要講究投資回報和回報周期。而且現在企業也都朝著輕資產、大公司的這種模式來做。雖然前期為了公司利潤最大化要整合政(府)資源為公司所用,但到了后期建廠,就必須由企業自己來投資,政(府)是不會拿錢給企業。

  由于東阿阿膠目前的基地模式是采用“公司+農戶+政(府)”的合作社形式,從一定程度上來說所謂的“控制”是一種相對松散式的控制,僅靠基地的養殖數量遠遠滿足不了東阿阿膠的需求,而更多的原料依然需要市場來解決。因此未來如何保障原料供應的穩定性,對東阿阿膠來說非常重要。

  驢皮收購競爭加劇或成為制約瓶頸

  養殖基地提供的驢資源有限,東阿阿膠必須要加大收購力度。東阿阿膠以驢皮資源緊張以及收購成本增加為由,多次提高阿膠的售價,致公司利潤大幅攀升,一度受到外界的關注和投資者的追捧。

  3月7日,東阿阿膠公布2011年年度報告顯示,公司在2011年實現營業收入27.58 億元,比上年增長11.98%。營業利潤10.31億元,比上年增長47.86%。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8.56億元,比上年增長47.05%。

  其中,2011年阿膠及系列產品主營業務收入22.89億元,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84.67 %,產品毛利率達70.83 %。

  而2010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4.64億元,比上年增長17.88%。營業利潤6.97億元,比上年增長48.21%。凈利潤5.94億元,比上年增長46.18%。阿膠及系列產品主營業務收入18.02億元,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66.91%,產品毛利率67.77%。

  雖然業績迅速攀升,但東阿阿膠的產量并沒有明顯增加。公開資料顯示,2010年東阿阿膠產量為1500-1600噸。此外,本刊記者獲得東阿阿膠2011年產量為1500噸。

  顯而易見的是,東阿阿膠在生產數量沒有增加的情況下,業績的攀升與提價有著必然的聯系。東阿阿膠以原料緊張為由,三年內已對產品進行多次提價,其中,2010年提價累計幅度接近50%。2011年,一次性提價60%;2012年1月5日,再次提價10%,1月20日上調零售價10%。

  本刊記者從北京西直門店、西單店等多家東阿阿膠專賣店被證實,到3月底,普通東阿阿膠零售價提價10%,500克/750元的阿膠提價后要賣到約825元左右,而這款阿膠在2011年提價前僅賣400多元。

  依照政(府)相關部門規定,阿膠不再納入政(府)定價管理范圍,阿膠銷售價格將由生產企業根據生產經營成本和市場供求變化自行制定。

  在阿膠不斷提價的背后,原料收購價格究竟如何?本刊記者在調查中得知,某地區福膠收購濕驢皮的價格在18元/公斤,干皮的收購價格在30元/公斤以上;而東阿阿膠的濕皮收購價格在17.2元/公斤,一張濕皮的重量約10公斤。那么如此計算一張驢皮的平均價格為180元,網上有公開收購驢皮的價格為130元/張。

  不過據業內人士透露,一張普通的驢皮價格在200-300元不等,比較大一些的會超過300元/張,10公斤的驢皮能制出3公斤阿膠產品。

  照此測算,生產1500噸阿膠,預計需要5000噸的驢皮。按照平均每張驢皮10公斤計算,僅1500噸的阿膠產量就需要50萬張驢皮。

  根據東阿阿膠2010年股東大會網上資料顯示,以東阿阿膠1500噸的阿膠年產量,消耗驢皮就需要60萬張左右。

  那么按照最高收購標準,年產1500噸阿膠需要60萬張驢皮,每張驢皮收購價格在300元,驢皮的收購成本也只有1.8億元,相對于27.58億元的主營收入來說不超過7%。而依然按照最高收購價格計算,東阿阿膠2011年全年采購90萬張驢皮,成本為2.7億元,相對于27.58億元的主營收入來說不超過10%。如果按照200元/張的收購成本,僅驢皮原料所占的成本會比以上計算數據更低。

  秦玉峰表示,2011年驢皮的收購價格上漲了30%-40%。

  根據年報數據,東阿阿膠2011年主營業務成本為6.68億元,2010年主營業務成本為5.81億元,2009年主營業務成本為 4.17 億元。每年主營業務成本的增長只有一個多億。

  對于驢皮的收購價格,東阿阿膠方面表示,現在關于驢皮的價格很多,各個區域都不一樣,大小不同和皮的厚薄不同都有差異,價格策略是保密的。在一些地方的價格是比較靈活的,有時為了和競爭對手爭奪,最高的達到560元/張。

  李世忠表示,現在驢皮市場越來越緊張,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資源本身,驢的存欄數量總體呈下降趨勢;二是因為這幾年阿膠的利潤空間越來越大,一些人也開始進入瓜分市場資源。

  以東阿阿膠主要的競爭對手福膠集團為例,與東阿阿膠僅隔一條黃河,雖然他們兩家企業的總部相距只有六七十公里,但所用水源都來自東阿,不同的是福膠集團的水為濟南平陰縣的東阿鎮,而東阿阿膠的水為山東聊城的東阿縣。

  福膠和東阿阿膠在產量上不相上下,2011年福膠集團的阿膠系列產品產量在2500噸,其中生產的阿膠產品產量為2000噸,比東阿阿膠生產的1500噸多出500噸。按照理論計算,福膠所用驢皮資源應該比東阿阿膠還要多。

  福膠集團綜合辦公室主任黃長勇告訴本刊記者,目前福膠除了在產量上是最大的企業,庫存也比較多,2012年達到2000多噸的庫存。驢皮收購覆蓋的區域也主要集中在東北、西北和內蒙古等地,收購競爭也經較激烈,但各個企業都有自己的渠道。同時,福膠在山東、甘肅、內蒙古、新疆、遼寧、吉林等十多個省份建立了十余個原料基地,為未來原料做儲備。

  本刊記者從市場上了解到,在一些區域東阿阿膠、福膠、同仁堂(600085)等企業也會在驢皮收購上爭奪,價格不相上下,有時皮貨商會根據市場價格賣給不同的廠家。

  黃長勇表示,福膠2011年的銷售收入為10億元,2012年計劃銷售達到13億元。在保持產量第一的情況下,福膠還將建設4000噸阿膠擴產項目,計劃年內達產。

  隨著企業進入增多驢皮的收購爭奪戰將更加激烈。李世忠告訴本刊記者,原料的市場競爭最近幾年是有些變化,特別是2011年變化最明顯,太極集團(600129)也進入阿膠行業,由于其經銷過東阿阿膠產品,知道阿膠的利潤率高,才選擇進入。

  除了福膠集團外,山東濟南宏濟堂制藥有限責任公司也進入阿膠行業;而同仁堂2011年也在技術改造,擴大阿膠的產量。據悉,同仁堂最近停止了對驢皮的收購,這或許與驢皮收購緊張有關。

  在驢皮資源日漸緊張的情況下,東阿阿膠卻宣稱控制了中國80%-90%的驢皮,這一數據卻遭到業界的質疑。

  本刊記者獲得的東阿阿膠“十二五”規劃顯示,2010年全國出欄成年驢為109萬頭、全國驢出欄量為196萬頭、新生驢駒數量為167萬頭,基地調研結果加權平均后得出全國驢駒子出欄率達52%,即2010年全國出欄87萬頭驢駒子;東阿阿膠2010年收購成年驢皮數量90萬張,占國內成年驢皮總量的82%,而這還不含東阿阿膠2010年收購的10萬張驢駒皮。

  東阿阿膠自稱占有80%以上驢皮的說法觸動了業界最敏感的神經,其他阿膠企業并不認可這一說法,甚至有企業搜集證據準備起訴東阿阿膠誤導消費者。而從這一點上也說明了驢皮的資源爭奪正進入實力較量的階段,未來的激烈程度將不言而喻。

  目前,東阿阿膠驢皮的收購主要通過國內和海外兩個渠道完成,公司擁有國內唯一的驢皮驢肉進口許可證。2012年,東阿阿膠驢皮收購的目標是在目前的基礎上再增加30萬張。

  2011年東阿阿膠共收購90萬張驢皮,其中合作社收購量占20%左右,國外收購占15%,其余65%依然要靠市場收購來完成。如何找一種更好的模式來應對未來原料的危機,對東阿阿膠來說至關重要。

  東阿阿膠2011年年報顯示,公司存貨大幅上升,由期初的1.93億元上升到3.11億元,存貨凈值較期初增加60.56%,主要系期末原材料及庫存商品較期初增加所致。而預付賬款由期初4861.37萬元增加到期末8207.29萬元,預付賬款凈額較期初增加68.83%,主要系公司預付土地使用權款項及原材料款增加所致。

  本刊記者在東阿阿膠原料庫看到,工人正在翻曬整張的驢皮,他們告訴記者每隔七八天就要翻曬一次,直到晾干為止。一垛垛的驢皮一眼望不到邊,已經晾好的驢皮整齊地碼成一垛。這些驢皮都有存放卡,詳細記載著存放的區域、供應商供應的時間、姓名、地址、入庫的數量。

  秦玉峰也向本刊記者坦言,正是意識到原料的現狀,東阿阿膠2012年庫存2000噸的驢皮。

  而李世忠表示,庫存是東阿阿膠的戰略儲備,公司有一個戰略儲備機制,最后決定生死的不是在于技術、研發和營銷,而是在于原料。在預付款里面,“戰略儲備”是一大部分。驢皮預付款主要是根據收購的數量進行靈活預計,舉例來說,如果一個地方的驢皮存到5萬張了,需要一部分資金,采購商手中沒有那么多現金,而競爭對手又來搶生意,那就需要支付預付款。

  由此可以看出,東阿阿膠不僅在預付款方面加大了原料收購的競爭力度,而且還把驢皮供應商變為東阿阿膠的員工,這些員工既享受東阿阿膠正式員工的各種福利,同時還可以繼續與東阿阿膠做驢皮生意掙錢。他們根據市場價格也可以跟東阿阿膠討價還價,每張驢皮也有相應的提成,收購中遇到錢不夠的時候可以馬上向東阿阿膠打報告申請。

  李世忠表示,2012年東阿阿膠要求供應商、采購經理和基地經理拉網式布點收購驢皮,只要是屠宰驢的地方,全部拉進企業的收購網絡中。2011年的收購網點是110個,2012年將達到230個,用市場的營銷理論把屠宰驢的小戶當作公司的一個營銷終端來對待,通過拉網式布點的方式覆蓋到每一個屠宰戶,以達到收購其手中驢皮的目的。

  東阿阿膠在對原料市場分析時稱,東北養驢地區冬天寒冷,驢皮雜質較多,供皮戶直接收購虧本風險較大,導致東北本地驢皮進入河北皮毛交易市場進行交易。此外,由于夏天驢皮較薄,甘肅屠宰戶按張以固定價格向甘肅供皮戶賣驢皮,致使供皮戶夏天經營虧本放棄收購,造成潛在驢皮資源流失。

  對此,東阿阿膠將繼續健全現有驢皮收購體系,加強對驢皮收購技術的研究,對相關驢皮收購人員進行培訓,增加東北地區驢皮資源本地交易占比,對已有覆蓋地域的控制優化價格收購體系,如,冬夏實行不同價格收購驢皮。

  此外,東阿阿膠的市場分析顯示,目前驢存欄量居前省市中云南與甘肅部分地區沒有供皮商覆蓋,而兩地每年驢出欄數量約為10萬頭以上。吉林、遼寧有部分養驢地區尚未建立直接收購點;河北省蠡縣留史皮毛交易市場近年有600噸/年的交易量,雖然東阿阿膠能控制約80%左右,但從公開交易市場收購驢皮的方式風險較大。

  東阿阿膠將通過現有供應商對未覆蓋地區進行覆蓋,同時鼓勵現有供皮商加強在主要養驢縣鎮驢皮收購點的建立。此外還將引導及幫助供皮商與市場賣家建立優先性交易合作關系,優先獲得最新報價或簽訂排他性合作協議。

  東阿阿膠“十二五”規劃顯示,東阿阿膠國內和進口的一系列舉措成功實施可在2013年左右帶來比較明顯的效果,至2015年可望幫助東阿阿膠多獲得25%的驢皮資源供應(約33萬張增量)。由于上游驢產業鏈的復雜性,實施進度和成效仍存在不確定性,東阿阿膠必須對實施情況和外部環境進行密切監控,將風險控制到最低。

  但僅靠驢皮并不能拉動整個產業的發展,要解決驢皮問題,就必須解決驢肉的問題。

  秦玉峰表示,東阿阿膠將實施“以肉謀皮”戰略,農民漸漸會得到驢肉帶來的價值。最終的目標是定在120萬頭毛驢,按照一頭毛驢4000元錢,光肉就是40億元。按照這個思路,在“十二五”東阿阿膠會加大上游的投資力度,守住1500噸阿膠產量的底限。此外,也將加大生物制藥、保健酒等方面的開拓力度,以應對未來不確定的因素。

  東阿阿膠“十二五”規劃顯示,發展驢肉休閑食品企業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解決驢皮資源短缺的問題,而不是把驢肉休閑食品企業作為東阿阿膠公司規模和利潤的主要增長點。

  由于驢肉休閑食品仍處于市場初級階段,企業前期需要大量的投入去培育產品和品牌,如果自己做, 東阿阿膠在1-2年內需要做好一定的投入準備;長期來看,阿膠應以驢皮增加為根本, 將驢存欄量/驢皮供應量做為衡量驢肉業務表現的重要手段。

  鑒于華潤集團內已有旗下香港五豐行有限公司專門從事肉食的生產加工,可考慮由五豐行牽頭投資高端驢肉休閑食品,與東阿阿膠共同開拓驢產業鏈。

  “以肉謀皮”能否提高農民的養殖積極性,仍是一個不確定的問題?梢灶A見的是在驢資源越來越緊張的情況下,驢皮收購或成制約企業發展的瓶頸,而解決之道僅靠企業帶動有其局限性和無法破解的難題,需要國家出臺相應的扶持政策。

  東阿阿膠表示,公司一直呼吁國家出臺相關政策,找了很多理由,比如特色畜牧業的需要,新農村建設增收,還有中藥的遺產保護等,通過人大和政協向國家層面呼吁。雖然都有回復,但預計相關政策的出臺還需五到十年的時間。

  附文

  原料基地建設進行時

  【《證券市場周刊》記者高素英】/文

  東阿阿膠在原料基地模式的探索上曾走了不少彎路,從最初由公司自己買地種植飼料養殖,到上屠宰場全部都做過,但因達不到規模導致虧損。

  秦玉峰透露,公司位于甘肅定西、平陽、慶陽等地的屠宰場基本上已經關閉,這是投資決策的錯誤。

  而李世忠透露,公司最原始的基地模式建于2002年,企業買地,種苜蓿,然后圈養驢,最后卻都虧損。因為要蓋驢圈,還要給飼養員開工資,同時還有運營成本,導致成本太高,這個模式無法實施。

  自2006年開始,東阿阿膠改為與當地政(府)合作,由地方政(府)在當地建養殖基地,東阿阿膠承諾只負責收購,這種亦有矛盾,因為地方政(府)認為東阿阿膠做的太少。

  此后,東阿阿膠聘請了清華大學的商業模式專家進行探討。專家建議公司把政(府)、農民和公司三家聯合起來,用農業的專業組織來運作,就是現在的農業專業合作社。后來才形成了現在的基地加合作社加農戶這種模式,自2008年下半年開始采用。

  李世忠認為,農民自己種植的秸稈沒有成本,人工也不算成本,再加上合作社的技術和相應的配套扶助措施以及合作社的資金,對農民、企業和政(府)來說都是有利的。與當地合作一般要求政(府)首先要把驢產業納入當地的經濟產業之一;其次要出臺扶持政策。整個建基地的模式由政(府)推動,市場拉動。

  在基地的影響和示范之下,也帶動了當地屠宰戶跟企業的聯合,因為前些年東阿阿膠建基地只是在進行戰略布局,在這個過程中開始一點點顯現出它的作用來。

  目前,東阿阿膠的原料基地分布在山東(無棣、德州)、云南大理、新疆(和田、伊犁、溫宿、岳普湖)、內蒙古(赤峰巴林左旗、通遼古扎魯特旗)、遼寧(阜新、朝陽)、河北承德、甘肅(定西、鎮遠、高臺、慶城、華池)。

  內蒙古赤峰算作東阿阿膠的一個完整原料基地,2011年供應了2萬多張驢皮。該基地從繁育場、養殖場、示范站一直到屠宰場、生產廠,再到驢皮的處理,驢皮的儲存倉庫都是完整的產業鏈,只是沒有阿膠生產環節。

  而無棣基地這邊缺了屠宰和生產環節,主要是種源,也有一部分養殖網絡。有很多村子是專門為東阿阿膠繁育種驢的,但是一般阿膠所用的原料驢在無棣為數不多。

  李世忠表示,目前東阿阿膠在云南基地驢的養殖量也不是很大,因為云南驢的存欄量很小,而且云南的驢個頭也很小,東阿阿膠在那里只是一個戰略布局,表明東阿阿膠在西南也有控制基地。

  “真正供應驢皮量比較大的地方是靠西北和東北。西北主要是新疆、陜西、甘肅和寧夏,東北主要是蒙東、遼西和吉林。公司在東北現在有四個基地,即赤峰、阜新、朝陽和通遼,覆蓋到東北90%以上的市場。東北的戰略布局的點已經沒有問題了。”李世忠說。

  東阿阿膠內部資料顯示,遼寧阜新市自東阿開始建立基地、與當地政(府)合作強力推動驢產業之后,驢存欄量的年增長率比之前增加了3.5%。

  李世忠表示,公司2012年在甘肅基地的動作很大,原來東阿阿膠在河西走廊的張掖有基地,2010年在慶陽建了四個,2011年在甘肅的定西又建了兩個基地,一個是養驢的基地,一個是黨參基地。此外,2012年東阿阿膠可能還要啟動在吉林撫松和靖宇的人參的基地,因為人參也是阿膠漿的主要原料。

  海外驢皮收購風險

  【《證券市場周刊》記者高素英】/文

  2011年,因海外政治局勢動蕩,東阿阿膠驢皮進口量僅占全部驢皮收購量的15%左右,只完成了50%的任務。東阿阿膠在與華潤集團的領導溝通時得到的結論是,必須立足國內解決原料問題。

  目前,海外驢皮資源主要集中在中東等地區,那里是政治動蕩比較嚴重的地區。由于埃及政治動蕩,皮貨商都跑了,2011年整個進口驢皮的任務打了五折。

  李世忠告訴本刊記者,如果不出現動蕩的話,公司在巴基斯坦的屠宰場早就從2011年開始正常運作了。2012年公司計劃在埃塞俄比亞建屠宰和半成品的處理廠,該國有400萬頭的毛驢存欄量。而中國現在才有600萬頭。

  “海外的驢皮資源,在目前急需的情況下,企業應該下血本。但是從根本上解決驢皮資源的話,最終還要靠國內。”

  李世忠預計,到2015年東阿阿膠海外驢皮進口量應該達到30萬-35萬張,2012年能進口到15萬張就很不錯。

  據透露,國外收購比國內的價格起碼要高35%-40%。因為毛驢在當地國家沒有其他用處,皮貨商花錢把整頭驢買回來之后,除了驢皮帶回國內,其他的東西全部扔掉,這就需要付出很高的價格。此外,從國外到青島港需要30多天的運輸時間,這一項也增加了不少成本,同時還有一些入關的費用。因此成本要比國內的高出很多,協調起來也比較麻煩。

  東阿阿膠稱,目前東阿阿膠有秘魯、墨西哥和埃及的進口許可證,預計2012年可以拿到巴西和澳大利亞進口許可證,2013-2015年可以拿到埃塞俄比亞進口許可證。2011-2015年,東阿阿膠進口驢皮數量每年增長速度可達到30%。但如果不能解決當地驢肉問題,東阿阿膠每年最多可以收購到占目標國家驢存欄量2.5%的驢皮數量,就將觸及收購的天花板。

  東阿阿膠“十二五”規劃稱,獲取海外驢皮資源存在風險且門檻較高,但獲取海外驢皮資源勢在必行。東阿阿膠應迅速進入以墨西哥、巴基斯坦、巴西、澳大利亞等為代表的驢皮資源豐富地區,在“十二五”期間主要直接進口驢皮,并同時探索建立粗加工或屠宰場的必要性,為中長期將出現的海外驢肉瓶頸問題做好準備。

更多>>精彩圖片

500万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