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 > 早教 > 正文

一個幼兒園小女孩的謊言,竟讓她的老師一輩子生不如死…

來源:聚財網 | 2017-07-16 14:46:07 作者:

一個幼兒園小女孩的謊言,竟讓她的老師一輩子生不如死…

7月4日,有網友發布了“12歲女孩被兩名教師強女干”的信息。隨后事件發生反轉,在兩次身體檢查都無異樣后,涉事女孩終于承認是在家人的“作主”下編造了這件事,“強女干十幾次”的次數也是隨口編的。最后,小女孩流淚道歉。

庫叔這里也有一個與謊言有關的故事?纯匆粋謊言,是如何徹底毀滅一個人的生活,但這里面更為恐怖的不是謊言本身,而是謊言之外的事物…

盧克斯是一名幼教,

在幼兒園很受孩子們歡迎。

離婚之后,他與狗為伴,

享受著平靜的日常生活,

每天和孩子們打成一片。

但就在一天早上,

園長將他叫到了辦公室里,

一進去,盧克斯剛坐下,

就發覺氣氛不對。

沉默片刻之后,校長說:

“有一件非常嚴重的事要跟你說,

幼兒園的一名孩子向我反映,

你曾向他展示自己的私密部位。”

盧克斯聽了之后十分詫異。

“怎么可能,我沒做那樣的事。”

園長說:“你不用緊張,

我們會調查清楚的。”

如果將時間的指針,

稍稍往前撥動一點,

我們會發現在幼兒園里,

有一個名叫克拉拉的小女孩。

克拉拉是盧克斯好朋友的女兒,

一直以來就很喜歡盧克斯,

這種喜歡帶著早熟意味。

也許是因為盧克斯經常,

帶著她去上學,送她回家。

她對盧克斯產生了一些愛意,

專門將自己制作的愛心送給他,

還趁機捧起他的嘴去親吻。

面對克拉拉的“愛”,

盧克斯知道要正確引導。

那天,在被克拉拉吻過后,

他把她叫到身前說:

“你只能親吻爸爸和媽媽,知道嗎?”

說著,他從口袋里掏出那顆愛心:

“還有這個,是你偷偷給我的嗎?”

克拉拉顯然是個敏感的孩子,

她察覺出盧克斯的姿態,

否認說:“不是我的,我不知道。”

說罷,一臉失落地走開。

就在放學之后,面對園長,

克拉拉撒了一個致命的謊:

“我不喜歡盧克斯,

他對我做了我不喜歡的事。”

園長問克拉拉是什么事,

克拉拉描述了一個猥褻場景,

具體細節描繪得十分清楚。

園長聽了之后萬分詫異,

她知道盧克斯是個離異男人,

但沒想到這么病態。

對一個孩子猥褻,

這在任何地方都不可原諒。

但盧克斯其實什么也沒做,

克拉拉之所以說出那種話,

只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

她從大孩子那里了解到了,

并知道那是非常不好的事。

作為一個不懂事的孩子,

她想情緒化地表達自己。

然而,就是這樣的“小邪念”,

徹底改變了盧克斯的生活。

很快,兒童保護協會的人,

來到幼兒園詢問克拉拉情況。

克拉拉明知自己撒了謊,

但害怕受到大人的懲罰,

于是在調查人員的追問下,

繼續堅持那個可怕的謊言,

說自己被盧克斯碰過了。

第二天,盧克斯就被辭退,

他想找園長解釋清楚,

園長根本不見他。

“你怎么能做這種事?

她還是個孩子!”

很快,鎮子上的人,

一個接一個開始孤立盧克斯。

萬般無奈之下,

盧克斯只好去克拉拉家,

向自己最好的朋友求助。

面對自己最信任的伙伴,

他說:“你可不可以問問她,

為什么要說出那樣的話?”

沒想到,朋友一臉冷峻道:

“你的意思是說她在撒謊?

我的女兒,她從來不撒謊。”

就在這個時候,

克拉拉從臥室走了出來。

母親將她抱回臥房之后,

她說:“對不起,我記錯了,

現在大家都不喜盧克斯了,

他沒有做我說的那些事。”

可是母親撫摸著她的額頭說:

“不是你的錯,克拉拉,

你知道嗎,有時候我們,

會選擇忘記不愉快的經歷,

你只是受到了驚嚇,

忘掉了也好。”

鎮子上所有的人,

都相信盧克斯干了那件事,

每個人見了他都不爽,

恨不得沖上去打他一頓。

只有盧克斯的兒子,

相信父親絕不是那種人。

他跑到了克拉拉的家,

想找鎮子上的人理論,

結果最后被轟了出去。

父子兩人徹底被孤立開,

成了所有人憎恨的對象。

一天夜里,一塊石頭,

“砰”地一下被人砸進窗戶,

幸虧盧克斯躲避得及時,

否則整個腦袋就不保了。

當他恐懼地來到門外查看時,

發現屋外有一只塑料袋,

打開一看,那里面裝的,

是自己心愛的狗的尸體。

鎮子上有人用一條繩子,

把他的愛犬給吊死了。

凄冷雨夜中,他孤身一人,

將自己的愛犬埋葬。

接下來的生活,

變得更加絕望了。

盧克斯去超市買肉,

售貨員冷冰冰地說:“沒有。”

“我要的就是這樣的肉。”

“我們不賣給你,請走。”

盧克斯一臉痛苦地說:

“你們沒有權利這樣做…”

結果膀大腰圓的售貨員,

走到他面前給了他一拳:

“你滾吧,以后別讓我看到你,

這家超市不歡迎你來!”

盧克斯被人架了出去,

還被他們兇狠地拳打腳踢。

每個人都覺得他活該,

應該用正義的拳頭消滅他!

從此他的生活陷入冰窟,

鎮子上的人憤憤不平,

誰都以為自己在主持正義。

是的,對一個變態狂,

他們認為就算打死也不為過,

克拉拉還是個孩子!

 這時候,

更多的流言出現了,

說盧克斯有個地下室,

經常帶著孩子們去那里,

無數次地猥褻他們,

說他一直控制著孩子們,

讓他們不敢張揚這件事。

這時候,司法調查介入了,

可是最后警方還了盧克斯清白,

證明一切都是胡說八道。

但這無法改變鎮子的人,

他們堅信克拉拉沒有撒謊,

一個小孩子不會說這種謊話,

畢竟一個女孩沒見過那場景,

絕不可能將它描繪出來。

盧克斯的生活越來越糟,

但面對周圍人的敵意,

他堅持自己是清白的,

所以也不愿離開這里。

平安夜那天,

鎮子上的人都去教堂祈禱。

誰也沒有想到,

盧克斯一身正裝出現了。

他坐在教堂的最前排,

死死盯著唱詩班的克拉拉,

然后悲涼地看了自己朋友一眼,

那眼神中充滿了失望和痛苦,

最后,他走到他面前大聲咆哮:

“你看著我的眼睛,看著我!

看到什么了嗎?什么也沒有!”

盧克斯不能理解,

為什么連自己最好的朋友,

都不能信任自己,站出來說話。

人性深處居然是這樣漆黑,

看不到一絲幽微的光亮。

這時的他,已經被鎮子上的人,

折磨得完全不像個正常人了。

他知道自己百口莫辯,

永遠無法扭轉這些人的態度,

他們的看法已根深蒂固。

克拉拉的父親回到家里,

來到女兒的臥房,突然悲傷道:

“我和盧克斯是很好的朋友,

我們有著許多快樂的回憶,

一起騎摩托車,一起偷蘋果…”

這時女兒望著他說:

“我說了傻話,他什么也沒做。”

父親這時候也明白了一切,

但無濟于事,他一臉悲傷地說:

“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惡意,

如果我們互相支持的話,

惡意最終會消散。”

當晚,克拉拉的父親,

來到好友盧克斯的家中,

和他一起喝了一瓶酒。

隨后鏡頭一轉,一年過去了,

對盧克斯的孤立似乎結束了。

在冬日稀薄的陽光之下,

他和鎮子上的人握手言歡,

彼此眼中都是信任的光澤。

難以言說的痛苦和悲傷,

似乎已經被平和替代了。

這天是盧克斯兒子的成人禮,

大家要帶著他去林中狩獵。

大家來到了森林中,

破碎的陽光照耀在大地上,

林子里有一只鹿在游蕩,

它完全意識不到,

自己已成為盧克斯眼中的獵物。

就像盧克斯意識不到自己的處境。

當盧克斯觀察它的時候,

“砰”的一聲,有人開了槍,

差點將他爆頭在樹林里。

盧克斯朝遠處望去,

只見一個人站在天光下,

十分冷靜地端著槍面對自己。

這鏡頭看上去如此詭譎,

那人背后的天光,

讓他看上去如此圣潔,

卻恰恰讓人感覺到殘酷與荒誕。

是的,噩夢遠沒有結束,

還有人堅信盧克斯做了那件事,

而且要以正義審判之名,

把他這個“該死的變態”,

送到地獄十八層去…

面對這樣的“審判”,

盧克斯的眼神再次黯淡下去…

這就是電影《狩獵》。

而在村上的小說《沉默》中,

也講到一個被“審判”的少年。

少年人畜無害,獨來獨往,

但在班里,有個十分優秀的男生,

家境好,成績好,人長得又帥,

在全年級都是受人追捧的對象。

男生之所以受追捧,歸結于兩點:

1:自身的確優秀,智商情商超群。

2:擅長操縱人心,

說白了就是心機boy。

本來兩人毫無交集。

直到一次英語考試,

少年在全年級拔得頭籌。

可是老師卻問他是不是作弊了。

少年否認,但老師自始至終,

都拿懷疑的目光望著他。

后來才知道,是男生給他栽贓的。

因為少年搶了男生的風頭。

突如其來的惡意,可以讓每個人成為獵物

少年生平最厭惡的,

就是被人栽贓被人冤枉。

他找男生理論,結果兩人大打出手。

一個學期過后,荒誕的事發生了。

班上另一個男生莫名其妙自殺。

不久后,學校里出現了傳聞:

“這個男生的死,和少年關系重大,

一直以來,少年都在欺凌對方。”

少年還沒來得及辯解,

警察來了,對方家長也來了。

謠言越演越烈。同學們開始孤立他,

所有人都敵意滿滿。

不用說,謠言是男生放出來的。

在故事的結尾,村上如是說:

“我并不害怕男生那樣的人,

因為那種人,世上多得是,

走到哪兒都難免會碰到,

遇到那種人,只能躲得遠遠的。”

接下來,村上如是說道:

我真正害怕的,是那些毫無批判地接受和全盤相信他那類人的說法的人們,是那些自己不制造、也不理解什么、而一味隨著別人聽起來順耳的容易接受的意見之鼓點集體起舞的人們。

為什么這么說呢?

因為他們半點都不考慮——哪怕一閃之念——自己所作所為是否有錯,根本想不到自己能無謂地、致命地傷害一個人,無論自己的行為帶來什么后果他們都不負任何責任。真正可怕的是這些人。 

鎮子上所有的人,

那些孤立和厭棄盧克斯的人,

都是村上筆下的這種人。

他們比克拉拉和盧克斯的朋友,

都遠遠要可怕得多。

克拉拉最終認識到自己錯了,

朋友多少帶點失去理智的保護欲,

但不顧一切,輕信毫無根據說法的人,

他們無一不覺得自己是正義的。

他們從來不去主動追問真相,

而是頑固地把自己相信的事,

當成不可動搖的事實。

而且這種正義,

足夠他們舉槍射殺盧克斯,

在毫不猶豫地剝奪對方性命后,

甚至也不覺得自己是錯的。

他們永遠堅信,

自己站在了正確的立場上。

不管盧克斯怎么澄清自己,

這種盲目的正義感,

都會讓他們覺得,

傷害是理所當然。

這種信念某種程度上,

比邪教灌輸更為恐怖。

在這個泥沙俱下的時代,

各種信息不斷轟炸我們的神經,

各種謊言傳播在朋友圈里,

各種未經證實的消息,

一夜之間傳遍每一個手機。

有些謊言,總會激起我們的憤怒,

讓我們失去理智和判斷。

有些人會在鍵盤上謾罵,

有些人會付諸行動,

建立人肉搜索的目標…

每個人都覺得自己身處正義,

即使不清楚真相,

也可以無休止地傷害他人…

愿每一個讀到故事的你,

不要盲目而殘忍地成為,

這世界惡意的一部分。

更多>>精彩圖片

500万彩票网站